welcome to here!

[妹妹原创]媛字文档——思维片段

……音乐放到最大音量,客厅茶几的每个角上都被精心摆放了一棵香烟,和一根红色的蜡烛……当夜幕降临她的“小屋”,由她亲手点燃的那灰暗的烛光便会在即刻激起我愉悦的快感。(妈的!安棣颤抖着点燃手里的烟叼在嘴上。)我想,她细微又缓慢的动作,是正式的祭祀活动,那燃烧的火焰就是计算死亡的时间……呵。那女人,今晚我还没有看到。淡绿色的半透明玻璃,又隔着朦胧的水气,我的脑子被想象中她妖冶的身体刺激得快要爆炸……(安棣烦躁不安,不想转身离开,只是猛抽手里的烟。)我想,她相信太阳神会带给她无限的力量,亦会带给她无穷的遐想。呵。她终于为此大胆地将浴室门设在了这个正对窗户的位置,不仅方便了自己,也方便了我。呵。(安棣突然的冷笑,顿时给他寂寞的房厅凭添了几分压抑。)她在里面已经冲了很久……就像病态的幻觉,我看到她窈窕的身材,看到她光滑的背……我喜欢水从她的脖颈流下,沿着背部的曲线,一直到脚……我听到那声响,喜欢流过她身体发出的轻轻的,声……她是美丽的女人……(安棣的思维停滞在女人音响里反复播放的音乐中,停滞在某个虚幻将死的漩涡。)或许在等待又一个乐曲的开始,即使反复,不停地反复。浴室的水气渐散,玻璃上水珠合并着滑落异处,周围,周围仍是湿漉漉的……(“文琪……”安棣在混沌中挣扎,在回忆中漫骂。他无法自制的痛苦,却没有一滴泪……)她在门口站立,靠着边儿,任由散乱潮湿的头发遮挡她的脸,垂落她的胸前……(“我看到你的发梢有水滴落下来,我看到它们落下来于你柔软的身体汇合,而沾湿了我的手……文琪!我有欲望让它们在风中持续的潮湿,就像我有能力让眼泪在我眼中干涸,我要它们,要它们一直在你身上,温暖我的手。”……)那女人的夜晚,亦是独自寂寞,抑郁,但她亦有男人的冷漠,孤独。她有耐心反复聆听同一手刺耳的旋律,却没有一点兴趣或者好心情去听任何人安抚的话语。她自做自事,不干扰世界,也不让世界干扰她。我称她的房间为她的“小屋”。她痛苦,却也快乐着,在里面,她无所顾忌,就好象她不会被任何人发现,包括从任何方向投来异样的目光。她光着身子走出浴室,手里没有毛巾,只有,木制的梳子。形式似的旋转走动,轻飘飘饶过沙发,饶过茶几,又饶过沙发……我相信她该是喜欢照镜子,就像我相信她爱自己剩过爱任何人。

  • 相关tag: 飞飞A文章